Gently Flow

江 左 風 流
 
首页日历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搜索注册会员群组登录

分享
 

 一点怀旧

向下 
作者留言
mandarin
Brahmin
Brahmin
mandarin

帖子数 : 1401
注册日期 : 07-07-05

一点怀旧 Empty
帖子主题: 一点怀旧   一点怀旧 Icon_minitime周六 八月 25, 2007 11:50 pm

小时候幼儿园提供的豆浆总有一点豆腥气,略带焦味,不管后来再喝如何新鲜现磨如何高级卫生的豆浆,总觉得不够纯正。对我来说,豆浆就是要有固执的焦味。喝上一口,人就马上回到五原路那栋花园洋房里,梧桐掩映的窗户,高高的天花板,和天花板下捧着小碗的小朋友们。我知道这对豆浆不公平,而且是病态的口味,一如嗜辣。但我愿意保有这份奇特的趣味,不用担心妨碍他人,因为它只属于我。
奇特的东西往往古怪,古怪如老房子、老菜馆、老理发店等等等等。香港同学和我谈起上海人,曾说到老上海开的理发店,有的是过时的装潢陈旧的条件和贵得令人咋舌的价格,但上海人却趋之若鹜,颇让他们费解。我当然学着金庸那样嗯是的是的付之一笑。其实他们不了解这古怪背后的,那是一份执著。
正如听原版老歌,老唱片的音效就足以赶走一大批纯真的小听众。其实老唱片在灌制之初音色并没那么差,它们也饱满过、也流丽过。你听到的刺耳噪音那是真正的岁月的声音,真正的过来人不会在意。科学书上不是讲感官有选择性么,老听众的耳朵会自动把噪音擦掉,盘旋于他们脑际的是一整幅擦拭如新光鲜浏亮的摩登图景。因为噪音而放弃老歌,那不是因噎废食么———当然也有人刻意去追求那沙沙声,以为韵味十足。那不过是怀旧的皮相,是对岁月的误读,只能永远徘徊在怀旧的大门外———噪音不就相当于理发店简陋的设备和环境么。
老顾客坐上剃头椅的那一刻,时光大门就向他打开了,接下来的各种美好时光的图景就要靠他自己去填充了。理发店不是时光旅行器,它是月台,能开多远就看你自己的经历了。老上海花大价钱买的就是这张月台票,他们有本事把它变成真正的车票。其他人只能看着老爷火车静静开去,手里捏着那张已经勾注的月台票索然地走出理发店。
老饭店也是这样,只消有那几样招牌菜,环境差点,也能受老吃客追捧。那年妈妈带我去王家沙吃蟹粉小笼,当我一步入食堂般嘈杂的店堂,沾上油腻的桌椅,不禁暗生腹诽。小笼上桌,妈妈专心的吃起来,我却已生退避之心,做着早点吃好离开的打算。妈妈突然抬起头来,丝毫不顾淑女风范,带着满嘴食物和打着结的眉头对我嚷道“侬吃呀!侬吃呀!啥体呆了嗨!豪嫂吃呀!”。于是我知道妈妈已经被王家沙俘虏。说实话,吃了两个后确实发现有蟹黄,但味道并没鲜美到足以让人不顾体面地惊呼。那便是怀旧的魔力吧,同样的店堂、基本差不多的口味足以让人畅想,余下来的至味便由顾客自己去添加补充吧。妈妈得到了她的至味,可对没什么经历的我来说,它远非至味,而仅仅是美芹。
我常想,龟缩斗室之中的老寓公们,何以视发霉开裂如不见,何以委身陋室蓬荜之内,却能甘之如饴。那便是洋房公寓老住户独有的乐趣。新居固坚,却载不动历史,华屋虽美,却塞不进记忆。那一道道水纹和斑斑锈迹,都是足以凭吊回味的载体。锈蚀剥落的油漆,正如老人们斑驳的回忆。铺满墙壁的爬山虎,风儿轻轻吹过,涌动着一片脉脉的温情。

怀旧在很大程度上是心理暗示,是感官欺骗。真正让你快乐的不是那些岁月的痕迹,而是你自己的经历。只需一个合适的触媒,逝去的时光就会慢慢侵袭。怀旧脱离不了载体,但唱主角的永远是那翻江倒海的回忆。有多少经历便能还原多少美好的瞬间。经历才是怀旧的资本,不在钱。怀旧全靠你自己。只要有经历,其实怀旧可以很简单。简单,简陋的乐趣。怀旧就是这么DIY。

_________________
1905年他3岁时,母亲病故,每到晚上哭喊要娘时,父亲俞粟庐(驰名江南曲坛的曲圣)。就一边拍着儿子,一边哼《邯郸记·三醉》中的[红绣鞋]曲:“趁江乡落霞孤鹜,弄潇湘云影苍梧。残暮雨,响菰蒲。晴岚山市语,烟火捕鱼图。把世人心闲看取……”来哄儿子入睡。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http://gentlyflow.forumotion.com
热度
Capitalist
Capitalist
热度

帖子数 : 129
注册日期 : 07-07-08

一点怀旧 Empty
帖子主题: 回复: 一点怀旧   一点怀旧 Icon_minitime周日 八月 26, 2007 3:09 am

懷舊的確很簡單
但懷舊並不輕鬆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未來不是夢一点怀旧 200442619283186930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一点怀旧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Gently Flow :: 艺文志 :: 谈艺录-
转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