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tly Flow

江 左 風 流
 
首页日历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搜索注册会员群组登录

分享
 

 MAY IT BE——从《魔戒》谈小人物与真心英雄

向下 
作者留言
serynade
Capitalist
Capitalist


帖子数 : 462
注册日期 : 07-07-06

MAY IT BE——从《魔戒》谈小人物与真心英雄 Empty
帖子主题: MAY IT BE——从《魔戒》谈小人物与真心英雄   MAY IT BE——从《魔戒》谈小人物与真心英雄 Icon_minitime周六 九月 22, 2007 8:20 am

MAY IT BE——从《魔戒》谈小人物与真心英雄
日期:2005-1-19 来源:飘雪文艺网 阅读:661

我从小就很喜欢看科幻与神话,以至到现在都无法割舍这些神秘主义或者是魔幻现实主义作品,虽然它们应该算是文学中的另类,可能是因为另外一个不同世界的事情,更能让我有一种莫名的向往与感动,或许那里才是我的归宿呢?

所以《魔戒》对于我来说,不能不看。

遗憾的是,我并没有完全在电影院里看完这部作品。好在和大家说得,并不是关于电影中的表演与视觉表现手法,我只谈谈《魔戒》背后的东西。

关于小人物
人,总是脆弱的。小人物有小人物的悲欢与离合,英雄有英雄的无奈与彷徨。似乎我们无法选择命运,而只能等待命运的选择。佛罗多只是一个普通的哈比人,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唯一的乐趣应该就是和朋友们生活在宁静的夏尔,等待神奇的甘道夫,为庆祝比尔博的生日,带来那些外面世界的传奇与美丽的焰火。如果没有魔戒,一切还会平静下去。再也不能普通的小人物了,村外的世界也许很精彩,可是都与他无关。突然的命运之矢击中了他,从此他要面对一条漫长而崎岖的不归之路。比尔博的离开,魔戒的重现,让他必须担负起使命。一个哈比人的使命,终究要由一个哈比人去完成。一个小人物或者说是一个孩子,进行一次冒险是件不容易的事,即使只是去临边的小镇上的一家小酒馆。还好他有同行的几个性格各异的伙伴和他在一起。这样的情节,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即便是一段短暂的旅程,都希望有人陪伴,害怕突如其来的孤独感。然而有些路总要自己去走,孤独是宿命的套锁,有些事也许你不愿做,但是非做不可。当山姆在一片玉米地边上用真挚的眼神对佛罗多说:“再跨一步,这就是我离家最远的一次了。”我不禁有会心的微笑。幽默与诙谐的背后,有一丝小人物的苦涩,家的温暖与对故土的依恋是生命的根源,年轻的心迟早要跨出这一步,在以后无尽的黑夜里,这是信念的一部分。

好心的观众,总是会担心,这样的小人物如何能完成这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呢?其实,恰恰需要小人物,才能完成使命。魔戒的威力,太过于强大了,索伦把他的大部分力量,蕴藏在里面,使它的试探无所不在。不论你是弱小的哈比人,还是暴躁的山洞矮人,不论你是法力无边的巫师,还是不朽生命的精灵,在魔戒的面前,没有区别。对于灵魂的诱惑,往往小人物比那些大人物要来得坦然,因为他们弱小,所以他们单纯。如咕噜那样,他要魔戒只是想保存它,一个人躲在阴森的地道中。可是那些大人物,那些英雄,就不同了。他们的试探来自于他们的强大。魔戒可以给他们力量,征服世界的力量。甘道夫是第一个受试探的。当比尔博想要把戒指给他的时候,他断然的拒绝了。他知道,他不但不能驾御魔戒,反会受它的控制,越陷越深。一个巫师拥有魔戒,对这个世界将会是可怕的,甚至要超过索伦。他不能也不敢要魔戒。其他人的试探,则是发生在精灵王国的会议上。电影用阿拉冈与波拉莫的行为反差来表现魔戒的试探。面对魔戒,阿拉冈虽然有所触动,但是他是镇静的。触动是因为失去的荣耀在心中的欲望。欲望很快就被意志所制止,阿拉冈想到了魔戒曾经带给他的耻辱感,因此理智战胜了冲动。而波拉莫则明显要激动得多。他被试探的根源来自于他的父亲,他的国家。他的父亲迪耐瑟是刚铎的摄政王,是实际的统治者。可是所有的中土的人民与其他的种族,始终认为只有阿拉冈才是真正的王族的继承人,才是国王的正选。要想父亲的名至实归,必须有新的英雄重新确立王者的地位,打败索伦。可惜,波拉莫和他父亲有同样的通病,那就是缺少信心,他们总想借助物质的力量,以至于误入歧途,还好波拉莫终于及时悔悟,不象他的父亲一样永远沉沦。

大人物的片面软弱,促使了小人物的自觉承担。佛罗多正是看到了精灵王国会议中大家的争论不休后,才毅然决定担负重任,即使这个任务本不是他的责任,因为他太弱小。可是小人物一样有着大人物的渴望,佛罗多善良的心,也渴望能使人间有乐土。山姆,梅里,皮聘的加入,并不只因为他们与佛罗多的友谊,还因为他们同样有自己的自我期待。那时的勇气战胜了对前路艰难险阻的胆怯,总有一种信念支持着他们,那就是希望。也许这注定是一个由小人物来完成的故事吧。

关于英雄

谁还记得小说《基督山伯爵》的最后一句话?“人类所有的智慧是包含在这四个字里面的:‘等待’和‘希望’。”很多时候,是希望让我们去等待;更多时候,是希望造成了我们的悲剧。如同加缪所说的那样:“人的一切不幸都来自于希望。他把人们从寂静的城堡中唤醒,又把他们抛在城头等待拯救。”那么谁又能来拯救我们?英雄?什么又是英雄呢?我的脑海里,总有很多很多英雄的形象。可是理性的说出英雄的定义,是我所不能的。我想,也许所有为了救赎而自我奋斗的人们都可以算是英雄吧。《拯救与逍遥》是刘小枫在上世纪80年代的作品,里面把东西方文化的差异浓缩为拯救与逍遥的差异。我始终认为“拯救”这个词还是太过正义化了,往往会让人们忘记了拯救中所含有的自我,所以我使用的是“救赎”。我比较东西方的各类英雄形象,总认为西化的英雄要比东方化的英雄要可爱而洒脱,并不因为本质的拯救还是逍遥,而是他们更为自我,他们更真实。

阿拉冈无疑是一个英雄。魔戒第三部的电影版,对于“亡者之路”的把握,很是令人满意的。因为“亡者之路”实际上就是“王者之路”。阿拉冈走过这条路的过程,不仅是为了让亡灵完成它们的契约的过程,也是阿拉冈重新回归王者的过程。电影在这里的表现超过了小说,然而我在这里要说的,并不只是这个回归。阿拉冈本是伊里亚王族的唯一的继承人,是天生的国王,可是他并没有理所当然的成为国王,他选择了自我流放。这让我想到了另一个英雄,希腊的悲剧英雄之一:俄狄浦斯。俄狄浦斯的悲剧就在于他的自我意识,当他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中屈从于命运的时候,他的悲剧就开始了。相似的是,俄狄浦斯为了不摆脱命运的桎梏,自盲双目,从一个国王变成了乞丐。而阿拉冈也是不愿意屈服于命运的安排,从王宫走到民间。自我意识的觉醒,让两个人走出了相同的道路。不同的是,阿拉冈的不屈从让他回归了国王,而俄狄浦斯的不屈从却走向了死亡,既然俄狄浦斯在最后说他自己是幸福的。那么他们算是殊途同归了。

波拉莫依然是英雄,即使他曾那么的沉静在诱惑的深渊之中。很多观众认为是甘道夫的“死”与波拉莫对魔戒的觊觎,使得佛罗多下定决心独自冒险。不过,我们似乎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方面,那就是魔戒。魔戒始终都在佛罗多的身上,它的力量足以诱导佛罗多的行动。你与它呆得时间越长,对它的依恋就越深,就越不相信周围的人。我一直都认为波拉莫是一个软弱而自尊心强烈的人。他的软弱来自于他的心灵。上面说过波拉莫与他父亲一样,就是缺少信心,而波拉莫可能更可怜,他完全要为他的父亲而活着。对于成为的英雄的渴望,使他转向魔戒去寻找力量,从而失去了自我。面对无边的黑暗,有的人选择了沉沦,有人选择了挣扎。光明或许遥不可及,也许就出现在下一秒。波拉莫的觉醒犹如是突如其来的阳光。是什么促使他觉醒的呢?还是自我发现。就在他独自面对汹涌的敌人时,他突然明白了他应该为什么而战。所以当号角吹起的时候,当利剑握在手中的时候,没有什么是可以战胜他的,就算是死亡也不能。失去生命却找到自我,即荒谬却又真实无比。


现在换一个性别来说英雄。呵,魔戒这部电影或者是这部小说,基本上就没有太多女性的角色出现,不过托尔金还是有创造女性英雄的形象的。是谁?若悍的王女,欧伊纹。我始终认为,电影在欧伊纹的处理上,也要好于小说。她应该是所有英雄中,自我觉醒最为强烈的一个,犹如一座爆发的火山,是一种发泄。有发泄就有压抑,压抑的原因就是她的性别。作为一个女子,使她无法象她的父亲,她的哥哥,她的爱人一样的去战斗,虽然她始终渴望能与他们一起并肩作战。因为女性的被弱视,使她自己不敢正视和真视自己。她改变装束,悄悄的参加了救援刚铎的战斗。也许她没有男人的力量,没有男人的强壮,但是她有超过男人般的勇气,当她的父亲遇到危险的时候,她可以奋不顾身。虽然面对可怕的魔兽,面对强大的戒灵,她却毫无惧色。当她喊着“I AM A WOMAN”刺出全力的一剑的时候,是对自己的正视,也是对自己的超越。当戒灵化为一片灰烬,心头的阴霾,烟消云散。

佛罗多是不是英雄呢?应该很多人都不喜欢佛罗多吧。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因为也没有多少人会喜欢唐僧的(大话西游里的除外)。佛罗多一心想要毁灭魔戒,却越陷越深。我们把这样的一种状态叫作执着,执着的本意原先出自于佛经中,意思为由于过分拘泥于一件事物而无法超脱。其实在托尔金的小说里,是有一个人物与佛罗多对比的,可能是由于电影情节的原因,导演认为没有必要而删除了。在精灵王国的会议上,还有一个人物形象:汤姆。汤姆是一个用情于山水的人,用中国人的话说,就是他崇尚老庄之道。他是一个完全自我的人,或者是一个完全无我的人。他对于魔戒,根本没有一点点的想法,因为他可以视魔戒为无物。魔戒就象是一个玩具一样,在他的手掌上翻来覆去,而他却毫无异样。佛罗多曾问树人,汤姆是不是山水之王。树人说:“算是,也不是,因为如果他是山水之王,他就不再是汤姆了。”汤姆是不是更适合担负毁灭魔戒的使命呢?甘道夫和精灵王爱隆都作出了否定。因为他们知道,汤姆只是自己的主人,犹如力的作用是相互的一样,魔戒既改变不了他,他也改变不了魔戒。因此虽然汤姆可以逍遥于物外,却无法去拯救,如果森林没了,世界不再如以前一样澄清,汤姆也就失败了。东方人可能更为羡慕于汤姆的境界,他是一个万物惟我的化境,可是,如果没有佛罗多和其他人的拯救,他会是什么样子呢?万法自然,只适合没有纷扰的时代。我们没有必要去苛责佛罗多的无奈与执着,因为可能换了其他人也会相同甚至更为面目可憎。

最为感动的地方其实是结尾,当一切的浩劫都结束以后,哈比人们回到了故乡夏尔。夏尔还如往常一般寂静无声(与小说中有所不同)。外面整个世界的动荡犹如从未发生过,即使佛罗多们的事迹在中土大地已经流传开来,而单纯的夏尔却如当初一样平静,英雄的归来,是悄无声息的。谦逊的精神好象一直都是中国人的美德,其实不是这样的。基督教的文化中,英雄的几个美德中,谦逊是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种。就好象圣经中的摩西,他是犹太人的英雄,也是基督教人类的第一个英雄,当他带领犹太人成功逃出埃及人的魔掌,到达流着奶和蜜的迦南(今天的巴勒斯坦)之后,他本来可以成为犹太人们的国王。然而他却没有这样做,他选择了放弃他所有的神力,一个人拄着拐杖,走向那突兀的山顶,最终在平静中死去。谦逊甚至是谦卑,是摩西的最大优点,因为他明白他的一切都是上帝给他的,他的身体,他的神力,甚至于他的拯救。其实佛罗多最终并没有完成这个任务,他在悬崖边上勒马了,这一点上来看,他还是失败了。由于咕噜的争抢,成全了佛罗多在最后时刻的觉醒。咕噜只是一个偶然的因素,也是一个失望的因素,因为它告诉我们一个事实:人类仍然不能完全的战胜魔戒。这是不是等于告诉了我们,拯救依然要取决于命运的垂青?巨石被推到山顶上,又滚滚落下。西西弗斯日复一日的劳作,在神的眼中,这是徒劳的。我们认为西西弗斯的命运是一种悲剧是因为我们也认为他的奋斗不会有结果。然而加缪告诉我们:“当幸福的憧憬过于急切,那么痛苦就在人的心灵深处升起:这就是巨石的胜利,这就是巨石本身。不存在无阴影的太阳,而且必须认识黑夜。荒谬的人知道,他是自己的主人。在这微妙的时刻,人回归到自己的生活之中,西西弗斯回身走向巨石,……他的命运是他自己所创造的,……西西弗斯永远进行。巨石仍在滚动着。”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西西弗斯是幸福的,所以佛罗多也是,所有的英雄们都是。

尾声

看完魔戒,犹如经历过一场时代的动荡。时代终会结束,而英雄与小人物都会逝去。依稀记得甘道夫的话:“整个历史的兴衰不是我们所能承担的,我们只能完成我们这个时代的使命,让人间有净土。”净土是每个人的希望和期望,是否能实现?不是我们可以知道的。不如我们就象魔戒的主题歌的名字一样去相信,“MAY IT BE”。

May it be an evening star.

Shines down upon you.

May it be when darkness falls.

Your heart will be true.

You walk a lonely road.

Oh! How far you are from home.

………………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MAY IT BE——从《魔戒》谈小人物与真心英雄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Gently Flow :: 自助水吧 :: 风流地-
转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