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tly Flow

江 左 風 流
 
首页日历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搜索注册会员群组登录

分享
 

 我来转一个私人家族史

向下 
作者留言
gyes
Brahmin
Brahmin


帖子数 : 201
注册日期 : 07-07-07

我来转一个私人家族史 Empty
帖子主题: 我来转一个私人家族史   我来转一个私人家族史 Icon_minitime周二 九月 25, 2007 11:41 am

发信人: ximenjs (岭南芦苇), 信区: Memory

标 题: 琐忆我的反革命祖父(一)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Sep 22 02:01:50 2007)





祖父去世已有几年,一直想写点什么,甚至传记之类的长篇,已越来越不切实际。眼看

其生忌快到,唯有草草潦几个字,写到那算那吧。



小时候父母从不当我的面提起祖父,但小孩都很敏感,早已从大人言行中猜出来祖父一

直在坐牢,而且很多年没音讯,怀疑已经去世了。不难想象当祖父突然出现时全家人的

惊诧,原来他已经刑满释放。祖父的几个儿女从四面八方赶过来看他,自然也陪他一段

时间,不过没多久都散去。小叔说祖父:封建迂腐,顽冥不化,我是找不到更传神的形

容了。父亲是长子,当然肩负起养他的重任,祖父却坚决而干脆地搬出去一个人住。



不久祖父从台湾收到一大笔钱,估计有两三万(当时百姓月均工资几十元)。亲朋给了

他好多建议,如投资,做生意,甚至存起来养老。他却办了一所成人学校—他本来想办

中学的,奈何身份不允许。学校教授多种外文,主要的却是世界语,因为他坚信世界融

合已为当今潮流,而唯有世界语能肩此重任。到后来英语已成压倒之势,才勉强改弦易

辙。更关键是他坚持把古文列为主科,而现代汉语等科目均不接受。课本包括古文观止

,赢奎律髓之类。寒暑假我也要去受罪,跟着一帮哥哥姐姐整天摇头晃脑背诗词古文。

再加上经营不善等原因,学校熬了由七八年,终于关门大吉。



祖父很喜欢在报纸文章上批注,而且引经据典批得很仔细,可惜没收集起来,大都散失

。不过他批得最起劲的是报纸社论:报纸摊开,一手拿放大镜一手拿大红笔,不一会儿

可怜那片社论上满是大红叉叉,旁边龙飞凤舞写满“狗屁不通”,“一派胡言”,“不

知所云”等等。他还越写越生气,甚而拍桌子大骂。小叔劝他说这玩儿没人当真的,更

不值得生气云云,他就更来气,骂小叔子犬儒。最后大家看见他拿着报纸都远远躲开。



有一次文史馆某要人亲来,原来祖父可以进文史馆,不但待遇很好还有大房子分,但馆

方建议他写个平反申请书,以摘掉头上的反革命帽子。他却把来人骂了一顿,说我什么

都没做错,错的是你们,为什么要我来求你们?后来几个子女背着他写了个类似检讨的

东西,通过渠道找到馆长好说歹说,馆长也是心胸开阔之人,以统战大局为重破例聘请

。为此他与子女们吵了一大架,说做事他从来都要对得住天地良心。大女儿反驳:你当

然对得住天地良心,但你对得住你妻子我们母亲吗?本来一个大小姐,嫁你后没过上几

天好日子,你坐牢后简直就是守活寡,还要带着我们姐弟担惊受怕挨饥抵饿,不到五十

岁就病死了。你还对得住我们姐弟吗?你坐牢后老五活活被饿死,老七改跟别人姓才能

活下来,几十年来我们都在为你背黑锅吃尽了苦,你尽过做丈夫和父亲的责任吗?现在

好不容易有点实惠你却宁愿扮清高也不肯减轻点我们的负担。



一番话说得祖父久久呆立,最后一反常态悄悄躲回房间。第二天大家正担心出事,祖父

拿出一存折对子女们说:台湾那边的老朋友们又给我一点钱,本来想存起来再办一次学

校的,看来终究是镜花水月,你们拿去分掉吧。那一刻一向不显老的祖父老态毕现。

--



原来祖父也有过辉煌的时候。祖上乃耕读人家,所谓耕种为生,书香继世,到曾祖父一

代已成大地主。祖父出生环境好,读书成绩优异,大学后被国民政府公派留学日本。西

安事变后国内政局动荡,祖父随政府号召中止学业回国,并到国立大学任教。不久抗战

爆发,政府西迁山城,黄埔军校也随迁并重新招生。祖父决定投笔从戎,考入军校干训

团,蒋介石任名义团长,实际工作由陈诚负责。毕业后随陈诚到大西南抗战,后来陈诚

病重改由卫立煌任远征军总司令,祖父被分派到五十四军。此后一直辅助军长黄维参与

多场战役,直至成为其得力助手并官拜少将。战事间隙祖父曾返家乡省亲,曾祖父手书

袁祟焕名言:“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要留好样与儿孙”缝入他背心内衣。该字幅

一直为祖父所珍藏,并在他过世后随葬。



抗战胜利后,祖父被派回广州当官。战后家园满目疮痍,百废待举。已官至市长一级的

祖父也想再做一番事业,奈何内战越打越红火。不久国府有意征调他再上前线,但祖父

实在不愿意看到国人自相残杀,又感觉大局糜烂不可收拾,干脆辞官回到大学任教。大

陆易帜前随校南迁香港,因走得匆忙,妻儿均留在内地。



解放后不久,统战部,国内朋友和家人先后来信催他回来。看着不少报纸上描述大陆一

派升平,百姓安居乐业,当大地主的曾祖父也平安无事,祖父回来了。不久被派到南方

大学学习,接着升级为劳动改造,后来更进了监狱,用他的话说可谓步步高升,直至成

为反革命特务分子。到最疯狂的岁月更苦不堪言,身边不少难友突然失踪而且永无音讯

。一次大批斗矛头直指祖父,他也以为大限已到,却有两个贫农认出他并保他逃过一劫

。原来这两人抗战当兵时曾开小差被抓住,祖父见二人是老乡而且情有可原,于是放了

他们,从而也救了自己一命。到红太阳下山后祖父获得减刑,并在改放后不久行满释放

。从三十几岁到六十多岁,祖父在大牢里度过了差不多三十年。



我也曾问过祖父打仗中难忘的事,祖父却不愿提起,问多了反而骂:杀人的事,有什么

好说的,乖乖给我背书去。不过他无意中透露,印象最深并不是某一场战役,而是强渡

怒江天险前的那夜:成千上万的大部队在山野间静静潜行,后面已无路可退,明天恶战

在即;是时正值初夏,天上月色朦胧,江面碧波荡漾,南国山野,遍地花草,迎风飘动

,仿似为大军送行,又似挽留大家多看一眼这美丽世界。悲壮场面与绝美景色交织,令

祖父毕生难忘。第二天腾冲战役打响,来来回回打了四个多月,国军终以伤亡几倍于敌

人的代价惨胜。最后阶段巷战时尤其惨烈,每前进一步就倒下一批战友,真可谓一寸山

河一寸血,战后很多营连只剩下几个人。

--




说起祖父,不得不提他的一个中学同学吴有恒。当时他们俩都是满腔热血的革命青少年

,对理想对未来充满憧憬。吴的言行更为偏激,大力鼓吹暴力革命,终而被学校开除。

他干脆加入***并参加游击队,还曾到延安学习面圣,解放前已升至游击纵队司令。

解放后更曾官至广州市委书记,并出版《山乡风云录》,《香港地生死恩仇》等当时颇

为流行的著作,可谓文武双全。后来因红太阳着手清剿地方势力被排挤落马,文革时更

不好过。文革后复出并出任羊城晚报总编辑,从此以报人自居。



吴晚年似有反思革命之意,曾有诗句:“多了从前学杀人”,“务求说话是纯真”等。

有两件事更让祖父对他刮目相看,两位老人家也得以“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

仇”:

其一,某次“飓风覆舟事件”,造成多人死亡。上级严令不准发表死亡人数。吴安排在

报上公布总人数,生还人数及其名单;其二,吴发文回忆《东方红》本乃歌颂刘志丹,

歌词也有所不同。被编改为歌颂红太阳后内容与《国际歌》主旨严重矛盾。



祖父说过没想到他与吴二人解放前后命运几乎刚好颠倒。不过祖父更没想到的是,他去

世后与吴老一同葬入革命烈士公墓。反革命与革命葬在一起,不知是历史的讽刺还是进

步?两个老同学南辕北辙走了大半个世纪,到头来又因命运安排走在一起,也许人世沧

桑与命运变幻莫过于此。



祖父还有很多迂腐可笑的时候。话说家人一直想为他找个老伴,祖父开始也有此意,却

要求颇高:有一定文化修养,娴良淑德,最要命是要接受其政见。此等条件自然不容易

找到。后来一位华侨女教授老年丧偶,想回大陆找个老伴,经人介绍相识。从条件上看

双方都满意。祖父于是以为非我莫属,一副大老爷模样坐在家中等对方同意。据说祖父

当年就是这样找到祖母的:双方门当户对,见面后互相满意,祖父家上门提亲,祖母家

说要考虑考虑,实乃表示矜持,不多久就回帖同意。没想到这次不灵了,对方久久没有

回音。后来才知道女教授已经觅到如意郎君,虽然文化不高,煮菜家务样样精通。此后

祖父再不允许提起找老伴一事。

祖父还留下不少遗憾。去世前两年他一直想写回忆录,却进度很慢。后来接受我建议:

他口述录音,我帮他整理。其时祖父身体还很健康,我也买好了录音笔正等暑假回国。

祖父坚持独居,除请有钟点保姆外,家人也只能轮流探望。一天却被邻居发现倒卧在楼

梯上,已经昏迷多时并流了很多血。送院后病情几次反复,待我回国后祖父与他的回忆

录已经长眠地下。



当然,祖父更有不少我引以为敖的地方,例如:到去世他都坚决不申请“平反”,并以

老反革命自居;学校倒闭后把自己住处改造成一小教室,命名为“进思室”并撰写一联

自勉:“天留老朽非无用,有待居休训鲁鱼”;直到去世前他还一直在免费教乡下过来

的孩子,虽然学生不多,也没几个能最后上大学;他去世后没留下什么钱,却留下满屋

子书籍。他的抗战经历就更不用说了。最后谨以本人题的墓联向老人家致敬:曾弃教卫

国封将佐,有书香傲骨留后人。

--


由于周二 九月 25, 2007 11:46 a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1次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gyes
Brahmin
Brahmin


帖子数 : 201
注册日期 : 07-07-07

我来转一个私人家族史 Empty
帖子主题: 回复: 我来转一个私人家族史   我来转一个私人家族史 Icon_minitime周二 九月 25, 2007 11:41 am

未完待续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gyes
Brahmin
Brahmin


帖子数 : 201
注册日期 : 07-07-07

我来转一个私人家族史 Empty
帖子主题: 回复: 我来转一个私人家族史   我来转一个私人家族史 Icon_minitime周二 九月 25, 2007 11:42 am

顺便贴些半路上的回帖:

发信人: ouge (ws老男人趁老婆孩子睡着了发个帖我容易吗), 信区: Memory

标 题: Re: Re: 琐忆我的反革命祖父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Sep 24 02:37:22 2007)



我也有一个老国军祖父。

大地主的儿子,当年也是自愿参军,跟老蒋打红军。

在军队期间,老太爷去世,家业被本族人瓜分。

在那次赶红军长征的时候被俘,红军说要不参加红军,要不发你2个银元回家。

祖父拿着2个银元,又找回武汉总部,后来因家事归田。

因土地被瓜分,解放后才被划为富农,包住一命。

后三年饥荒,因为小时上过私塾,能做帐房,才有机会保证家人性命。

LD的祖父是江南望族,当地有银号,赌场,黄埔军校毕业,当年跟白崇僖,后来老蒋逃

台湾,LD的祖父级别不够带家属,自知如抛妻弃子逃台湾,老共一点不会放过后人,解

放前夕自尽,留下LD的奶奶,当年的大家小姐,辛苦拉扯大五个子女,享年101岁。

--

发信人: dasanicool (神麚·元嘉), 信区: Memory

标 题: Re: 琐忆我的反革命祖父(一)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Sep 24 12:25:11 2007)



没有他们那几代人的付出,也没有我们如今的生活啊。

不过还是要感慨以下,传统中国社会的根已经没有了。什么耕读传家,孝悌、忠信、礼

义、廉耻都已经随着社会变革远去了。



【 在 kzeng (寱语·高阳一酒徒)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错,不错,娓娓道来的家史,赞;

: 呵呵,虽说是宁为太平犬,莫做离乱人,不过父辈、祖辈、曾祖辈的那个时代回想起来

: 还是很波澜壮阔的,从百日维新到文革结束,近一百年,风风雨雨,坎坎坷坷。我外祖

: 母在我这个年龄,正和一群年轻人一起,带着一批抗战的孤儿,辗转在河南陕西交界山

: 区里,一边躲避日本人,一边给孩子们教书;曾祖父在我这个年龄,正和一群年轻人一

: 起,热血激昂的要驱除鞑虏,恢复中华……而俺,在这个年龄,正和一群年轻人一起,

: 在网上玩 ogame,惭愧啊,呵呵







--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mandarin
Brahmin
Brahmin
mandarin

帖子数 : 1401
注册日期 : 07-07-05

我来转一个私人家族史 Empty
帖子主题: 回复: 我来转一个私人家族史   我来转一个私人家族史 Icon_minitime周二 九月 25, 2007 4:28 pm

《赢奎律髓》。。。古文观止倒也罢了,还看这个,真知道什么叫书香门第了。

背景介绍下:《律髓》是宋末元初人方回的律诗选本,选诗之外还有自己的诗学理论。不是普通的入门读物。是入门之后,登堂入室了才看的读物,带有一定专著性质。现代铅印下来也是好厚的一本,线装要好几卷了。比千家诗、三百首要博综高深多了。

_________________
1905年他3岁时,母亲病故,每到晚上哭喊要娘时,父亲俞粟庐(驰名江南曲坛的曲圣)。就一边拍着儿子,一边哼《邯郸记·三醉》中的[红绣鞋]曲:“趁江乡落霞孤鹜,弄潇湘云影苍梧。残暮雨,响菰蒲。晴岚山市语,烟火捕鱼图。把世人心闲看取……”来哄儿子入睡。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http://gentlyflow.forumotion.com
mandarin
Brahmin
Brahmin
mandarin

帖子数 : 1401
注册日期 : 07-07-05

我来转一个私人家族史 Empty
帖子主题: 回复: 我来转一个私人家族史   我来转一个私人家族史 Icon_minitime周二 九月 25, 2007 4:29 pm

另外,问下老刘,你怎么穿梭到未名的呀@@

_________________
1905年他3岁时,母亲病故,每到晚上哭喊要娘时,父亲俞粟庐(驰名江南曲坛的曲圣)。就一边拍着儿子,一边哼《邯郸记·三醉》中的[红绣鞋]曲:“趁江乡落霞孤鹜,弄潇湘云影苍梧。残暮雨,响菰蒲。晴岚山市语,烟火捕鱼图。把世人心闲看取……”来哄儿子入睡。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http://gentlyflow.forumotion.com
gyes
Brahmin
Brahmin


帖子数 : 201
注册日期 : 07-07-07

我来转一个私人家族史 Empty
帖子主题: 回复: 我来转一个私人家族史   我来转一个私人家族史 Icon_minitime周三 九月 26, 2007 1:51 am

这个是未名空间,就是97年北大未名被关後寄居到中科院然后硬盘移居MIT後复站的那一脉。嫡系啊。
所以现在服务器在万米,我不需要穿梭的。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serynade
Capitalist
Capitalist


帖子数 : 462
注册日期 : 07-07-06

我来转一个私人家族史 Empty
帖子主题: 回复: 我来转一个私人家族史   我来转一个私人家族史 Icon_minitime周三 九月 26, 2007 2:37 am

完全不懂……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mandarin
Brahmin
Brahmin
mandarin

帖子数 : 1401
注册日期 : 07-07-05

我来转一个私人家族史 Empty
帖子主题: 回复: 我来转一个私人家族史   我来转一个私人家族史 Icon_minitime周三 九月 26, 2007 12:48 pm

gyes 写道::
这个是未名空间,就是97年北大未名被关後寄居到中科院然后硬盘移居MIT後复站的那一脉。嫡系啊。
所以现在服务器在万米,我不需要穿梭的。

不指望了 Mad

_________________
1905年他3岁时,母亲病故,每到晚上哭喊要娘时,父亲俞粟庐(驰名江南曲坛的曲圣)。就一边拍着儿子,一边哼《邯郸记·三醉》中的[红绣鞋]曲:“趁江乡落霞孤鹜,弄潇湘云影苍梧。残暮雨,响菰蒲。晴岚山市语,烟火捕鱼图。把世人心闲看取……”来哄儿子入睡。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http://gentlyflow.forumotion.com
 
我来转一个私人家族史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Gently Flow :: 自助水吧 :: 风流地-
转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