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tly Flow

江 左 風 流
 
首页日历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搜索注册会员群组登录

分享 | 
 

 讨厌这种人,还好意思写,而且满嘴土语没教养,又土又可恨

向下 
作者留言
mandarin
Brahmin
Brahmin
avatar

帖子数 : 1401
注册日期 : 07-07-05

帖子主题: 讨厌这种人,还好意思写,而且满嘴土语没教养,又土又可恨   周五 十一月 23, 2007 11:02 pm


日本人竟敢不请我们吃饭




徐彻



这个标题挺吓人,听说缘由。

某一年我们访日。某天,代表团一行20余人去参观日本的讲谈社。讲谈社是日本最大的出版社。团长要求明天早起。我是6:20起床的,别人也差不多。我们急赶慢赶地赶到了讲谈社,才8时左右。我们以为讲谈社的领导会在门口迎接我们,结果一点动静也没有。会不会搞错?翻译刘敬还没到。急打电话传他。他8:55赶到,从他那才知道,会见的时间是定在10时整。我们搞错了,提前到了。能不能通融一下,提前一点时间?团长让刘敬去办。刘敬回来说,不行,人家一天的日程已经安排好了,没法调整。我们23人只好坐等了。这就有点气,这些日本人怎么这么死性?

直到9:50,提前10分钟,讲谈社国际部副部长高崎君到,才正式迎接我们。谈了一上午,高崎是尽心尽力的。谈完时,恰好11:30。快到饭口了,自然该请我们吃中饭了。不承想,他们点头哈腰地把我们恭敬地送出了大门,就再见了。这完全出乎我们的预料,我们深感意外。他们居然没留我们吃饭。他们竟敢出此下策!怎么办?午后还要参观日贩,我们只得悻悻地告辞,自己找地方吃饭去了。大家都很有修养,内心有想法,但都没说什么。

走不远,过街就有一家小饭馆。自己点要,分别付费。有炒饭,有面条。我点了一碗炒饭,饭里有10几粒青豆和一点肉末,另有一碗葱花汤和一小碟4、5枚榨菜,计700日元。700日元´7.45 =52.15元人民币。一碗日本炒饭50多元人民币,委实不便宜。52元人民币在国内可买20斤鸡蛋,可劲吃。别人点的是500日元或650日元一碗的面条,端上来一看就是方便面煮的。据说,还不如我们自己带的方便面好吃,是日本味的,而且碗大面少。总之,吃得不痛快。但是,大家也没说什么。

晚饭后,大家边看电视,边议论开了。话匣子一旦打开,就收不住了。你一言,我一语,议论纷纷,十分不满。看起来,是憋了一整天了。我们自感到,理由是很充分的对于日本人来说,我们中国人是外国人,又是同行,都是出版社的。且我们这个代表团,一行20多人,都是各个出版社的老总,在中国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如上海古籍出版社总编辑赵昌平、岳麓书社社长夏剑钦、浙江古籍出版社总编辑萧欣桥、巴蜀书社社长黄葵、山西古籍出版社总编辑孙安邦、齐鲁书社总编辑孙言诚、三秦出版社社长齐相潼,黄山书社社长黄勤堂、中国书店出版社总编辑马建农、辽宁古籍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徐彻等,还有国家古籍办公室主任许逸民,还有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常务副总经理萧师铃等。这些人都是专家学者,都是单位领导。在出版界,这个代表团不算高级代表团,也算准高级代表团了吧。可是,怎么到了日本,到了你们讲谈社,就连饭也混不上一顿呢!你们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一个讲谈社吗!谁想吃你一顿饭不成?不是正赶上了饭口了吗!中国是礼仪之邦,赶上饭口,是绝对不会让客人自便的。可是,你们对我们远道而来的外国客人,到吃饭的时间了,居然不闻不问,让我们自便了。这也太没有礼貌了,也太不够意思了。

我们难道真地想占你们的便宜,想吃你们的一顿饭吗,不是恰恰碰上饭口了吗?我们到了日本,到了讲谈社,人生地不熟,你们也应该考虑到我们的难处,考虑到我们是远道而来的外国同行来宾,除热情接待参观外,怎么地也应该备顿便饭吧!


大家不由自主地纷纷回忆起我们是怎么对待他们的了。想一想,我们中国人是怎样对待你们日本同行的吧!几位老总说,日本同行到我们社参观考察,每次我们都甩大盘子满招待,哪像他们!另一位老总说,他参观考察俄罗斯、新加坡等国,也都是满招待,不像他们这么小气。我想到,我是怎样招待一位日本某出版社的普通编辑的。他来我社欲购某书的版权,到了午间饭口,我作为出版社的一把手,亲自请他坐小轿车到城里的特色餐馆著名的老边饺子馆吃的饭。点了10几种特色饺子,吃得他满嘴流油,满脸流汗,满面笑容。可是,你们是怎么对待我们的呢?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大家说着说着,由不满变成了气愤。这不是明摆着瞧不起我们吗?难道我们是混饭吃的吗?不在一顿饭,而在你们讲谈社对我们的态度,你们讲谈社也太骄傲了。这时勾起了等待会见的事。我们这么多人,是去早了一点,可你们居然让我们等了一个小时。我们去的都是头头脑脑,你们的头头也露不出庐山真面目,架子太大,派一个副部长就把我们打发了。到了饭口,又让我们自便了。大家都有一种被伤害、被侮辱的感觉。

话也说完了,气也泄光了,突然静了下来。大家陷入了沉思。有什么地方不对吗?


此时坐在一旁始终在静听的翻译刘敬发话了。刘敬是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驻东京办事处主任,在日本多年,是北京大学东语系日语专业的高才生,曾任过著名日本排球教练大松博文的翻译,60岁了。他对日本的情况很了解。他是一位满头黑发的老者,充满活力,很受人尊敬的。他不紧不慢地说:“日本同国内不一样,不能拿我们国内的习惯来衡量他们。他们对参观者是一律不请吃饭的。”他看看大家,怕不信他的话,又心平气和地说:“萧总[萧师铃]到讲谈社来过三次,只谈工作,没请吃过一顿饭。”萧总笑呵呵地说:“是的,他们日本人工作是工作,吃饭是吃饭。和我们国内不一样。”刘敬又说:“日本人有守时的习惯,定下来的时间一般是不会变的。因为参观的很多,一拨接一拨,安排不过来。”

这一席话提醒了大家。是啊,国情不同。人家日本人认为,工作是工作,吃饭是吃饭。我热情地接待你参观,但没必要安排你吃饭。换个角度思考,你去参观,已经给人家添了麻烦,又要吃人家的饭,岂不是给人家添了双倍的麻烦吗?入乡随俗,客随主便。反过来,主留则吃,主不留,客也不应有意见才是。替主着想,参观者众。如都管饭,就把讲谈社吃黄了。回想起国内的典型来,就有这个问题。一旦当了典型,必然学习参观者众。学习参观者必然吃饭。典型单位有苦难言。这么一想,讲谈社的做法还是先进的,可取的。这个做法,是值得国内效法的。话又说回来,人家讲谈社是私营股份制企业,钱是不能随意花的。此外,参观者众,讲谈社的头头都出来接待也没有必要,有职能部门负责其事是正当的。这么一想,大家气自然也就消了。

我们习以为常的甩大盘子的作风,什么时候能有所改变呢?我想起了阿Q,阿Q说,谁稀罕你的一顿饭,你请老子,老子还不一定去呢!

_________________
1905年他3岁时,母亲病故,每到晚上哭喊要娘时,父亲俞粟庐锔(驰名江南曲坛的曲圣)。就一边拍着儿子,一边哼《邯郸记·三醉》中的[红绣鞋]曲:“趁江乡落霞孤鹜,弄潇湘云影苍梧。残暮雨,响菰蒲。晴岚山市语,烟火捕鱼图。把世人心闲看取……”来哄儿子入睡。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http://gentlyflow.forumotion.com
mandarin
Brahmin
Brahmin
avatar

帖子数 : 1401
注册日期 : 07-07-05

帖子主题: 回复: 讨厌这种人,还好意思写,而且满嘴土语没教养,又土又可恨   周五 十一月 23, 2007 11:06 pm

语言就是思维,有时候真觉得某些人就是语言太土太阻碍进步了

_________________
1905年他3岁时,母亲病故,每到晚上哭喊要娘时,父亲俞粟庐锔(驰名江南曲坛的曲圣)。就一边拍着儿子,一边哼《邯郸记·三醉》中的[红绣鞋]曲:“趁江乡落霞孤鹜,弄潇湘云影苍梧。残暮雨,响菰蒲。晴岚山市语,烟火捕鱼图。把世人心闲看取……”来哄儿子入睡。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http://gentlyflow.forumotion.com
 
讨厌这种人,还好意思写,而且满嘴土语没教养,又土又可恨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Gently Flow :: 艺文志 :: 谈艺录-
转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