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tly Flow

江 左 風 流
 
首页日历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搜索注册会员群组登录

分享
 

 弗里德里克斯城堡

向下 
作者留言
mandarin
Brahmin
Brahmin
mandarin

帖子数 : 1401
注册日期 : 07-07-05

弗里德里克斯城堡 Empty
帖子主题: 弗里德里克斯城堡   弗里德里克斯城堡 Icon_minitime周三 十二月 26, 2007 6:44 pm

到了丹麦的第一周我基本都花在哥本哈根市区以及周围的旅游上了。我最欣赏一处景点叫fredriksborg slot(弗里德里克斯城堡)。它离市区较远,在hillehoode镇上,镇上风景很好,那里的别墅是真正的别墅,阳光照在从花园栅栏里招展出来的花枝上,就像一幅印象派大师的油画。镇子也很小,有几个西部牛仔模样打扮的人在街心自弹自唱,大胡子男人们中有一个粗壮的牛仔女歌手。丹麦没有牛仔,这些人又都是丹麦人,也不缺钱,没有人 专门在一曲结束时负责向人群伸出手中的帽子。

大部分丹麦特色城堡外形都一样,都是尖顶铜绿瓦红砖铁窗,都是文艺复兴风格。文艺复 兴风格各地又不一样,所以我觉得它的最大特色不在于它外部的文艺复兴,而是内部的巴洛克和洛可可,就像一种符号,贝壳植物纹理会刺激我的神经。我不清除这些好看在哪里,就像我不知道巴赫音乐好听在哪里,只要有这些符号,我就难以抑制我的兴奋。我喜欢17~18世纪的欧洲,喜欢田园风光里有两三个假发小人和胖裙子小人穿插其间,喜欢路易十四和他的曾孙以及他曾孙的孙子统治下的法国,还有受到法国文化影响的国家诸如普鲁士奥地利英格兰甚至俄罗斯的贵族阶层的生活,他们整天流连在花园里,还有各种文艺沙龙,当女士的胖裙子悠悠地拖着滑过草地,当男士单膝跪下吻着女士伸出的手背,当他们歇斯底里地互相追逐,拿着手绢流泪大笑,或佯装晕倒,都很惹人喜爱。最好某位贵人看着莫里埃的喜剧,把裤子上的搭扣笑蹦掉那才真够巴洛克呢。其实我对巴洛克毫不了解,就算是一种叶公好龙,就像当时欧洲人臆想中的东方古国一样。对的,巴洛克就是伴随着中国风刮遍欧洲的,在哥本哈根市中心的 rosenborg slot的king's chamber里,我曾在看到一个瓷器观音,甚至整间房子的墙壁和家具都布满了中国符号,中国符号就是暗的背景上嵌着的金色的庭院山水花鸟人物,仅仅是中国的事物,而没有中国的神态,但对于当时的欧洲贵族来说已经很东方很浪漫很富于中国情调了。对于中国的幻想,就像意淫一个半遮面的美人,我那些对于欧洲的幻想,又何尝不是呢。等我真地来到了贵族生活过的宫廷,一切是那么真实和索然寡味,地板是咯咯作响的,家具的油漆是斑驳的,壁画能看得出当时的粗糙笔触,窗帘褪了色,风景画的比例色调都不自然,一切坏处都被放大了。只有中世纪的铠甲头盔的关节处还能动,我乘人不备弯曲了他的手指,又乘人不备,拨了把竖琴,还乘人不备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长达半分钟(不自觉呀不自觉)。当然这里提供了一个零距离接触欧洲贵族的机会,凡尔赛宫的游客被规定在一段区域内,你能接触的凡尔赛不过是它的地板和窗户,而这里则不同,一切都靠游客的自觉,所以物品虽然古旧却愈显得生动可亲。所以要了解法兰西未必要千里迢迢来到巴黎,几个世纪前所有的欧洲王亲贵胄都已经把凡尔赛搬到了自己的封地,而且由于人们的遗忘而保存得格外完整。

凡尔赛的特色其实很大程度来自它的花园。fredriksborg slot的花园也很有特色,它分为两个区域,浪漫园(romantic garden)和巴洛克园(baroque garden)。巴洛克园除了有惯例的几何图形,还有植物修剪出的丹麦王室的族徽,其实就是手写体的拉丁字母的重叠图案。不对,这又是我对对象的投射,其实只是一些卷曲的线条,就是家具边缘、书籍封面四角、餐具边沿、纺织品图案、窗格、铁门和天花板上线条的放大。贵族的生活被没有意义的线条包围着,不会神经分裂么?总之我由于第一次亲密接触而未生厌倦。不像中国的图案,蝙蝠、梅花鹿、八仙、寿字,都富于意义。这个园子没有参天大树,我完全暴露在阳光下,而且巴洛克精神还贯注到园子的道路设计上,因此我不得不花时间绕来绕去走出这个由绿色和泥土色拼成的双色迷宫。

浪漫园也许是受英国园林设计风潮的影响,一切都模仿自然景观,我想这园子如果荒他几年也许就更自然了。用精雕细琢来还原自然,英国人做的最好,中国人是将自然缩小在池台边、尺幅中、甚至方寸间,英国人则奢侈地将自然几乎原封不动地照搬入自己estate里,这是另一种奢侈,从刻意人工变为巧夺天工,以高昂的代价维持质朴自然,从此以后,炫耀品位和尊贵的方式得到了真正的革新。奢侈还体现在园子森林的深处,穿过一条小溪,翻过一座小丘,你可以看到另一座风格材质色调相同的城堡,等你走近才发现它不过是一个缩小版,它只有一幢三层独立别墅那么大,就像世界公园里的那些“杰作”。所以差异仅仅体现在规模上。在远处你的距离感会被蒙骗,会把它的小归咎于遥远,而平坦的地势又会减弱你对景深的判断力,误以为它边上的参天大树就在你的几步开外。这种精心设计的视觉差所投入的精力和计划绝不逊于另造一座正规规模的城堡。不过我怀疑它的作用,难道是让仆人住的?或仅仅是一个点缀,就像有些名园总缺不了一座石舫,或像北大的博雅塔,没有入口和阶梯。那就是奢侈无疑了。我看见一对新人在假城堡前留念,刚才他们还租用了城堡内的教堂举行了婚礼,当时我盯了老半天也没分清楚谁是新娘子谁是新郎官,因为这群人拥抱得太频繁,好像每个人都要把在场的其他人吻个一百遍才罢休(我在城堡二楼的窗子里),这于是成了一个排列组合问题,我飞速运转的的机器这回要停转了。

我和妈妈在浪漫园的餐饮部吃了顿中饭,饭馆外观上就是个乡村客栈,草梗做的屋顶,门前有野花,餐桌都在室外,凉棚为我们带来清荫,座位背后是爬满腾葛的木栅栏,栅栏外是浪漫园的中心湖,有莲花在摇曳,不时还有其他游客带来的狗狗在脚边乱嗅,还有一个面无表情的人坐在轮椅上被人推进来用餐,妈妈说这是丹麦的制度,要定期带残障人员出来观光。最后,一个丹麦人主动为我们拍下了母子进膳图,我们享受了一个彻底快乐的country afternoon,当然那时我们还有钱。

_________________
1905年他3岁时,母亲病故,每到晚上哭喊要娘时,父亲俞粟庐(驰名江南曲坛的曲圣)。就一边拍着儿子,一边哼《邯郸记·三醉》中的[红绣鞋]曲:“趁江乡落霞孤鹜,弄潇湘云影苍梧。残暮雨,响菰蒲。晴岚山市语,烟火捕鱼图。把世人心闲看取……”来哄儿子入睡。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http://gentlyflow.forumotion.com
 
弗里德里克斯城堡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Gently Flow :: 自助水吧 :: 风流地-
转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