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tly Flow

江 左 風 流
 
首页日历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搜索注册会员群组登录

分享
 

 鹿苑

向下 
作者留言
mandarin
Brahmin
Brahmin
mandarin

帖子数 : 1401
注册日期 : 07-07-05

鹿苑 Empty
帖子主题: 鹿苑   鹿苑 Icon_minitime周三 十二月 26, 2007 7:06 pm

鹿苑在哥本哈根郊外不远处,只需夹两个洞。哥本哈根的城市交通系统分为若干区
域,就像上海的环线,票价按区域数量计算,在票子上夹两个洞就是说明要跨越两
个区,好比从徐家汇到闵行交大要途经徐汇闵行两个区一样。不过哥本哈根太小,
这点车程最多只能算作从徐家汇到莘庄,或者从中山公园到古北。我来到丹麦第二
天就办了一张市内交通月票,就像一卡通,但不刷卡,每次上车前朝司机撂一撂就
可以了,司机有些是中东人或者亚洲人就不看我的了,呵呵,地铁就是偶尔有车长
检查,一个月下来只碰到过两回。

突然车厢里进来一群赤膊人,看样子是两个老师和一群小学生。其中一个老师明显
一张蒙古利亚种的脸,肤色微深,个头也矮,学生中也有几个东方面孔,但都是精
赤的,和北欧日耳曼小孩混在一起都看不出来了,还有的五官带一点东方色彩,但
架子是日耳曼的。正纳闷,妈妈告诉我这些是格林兰岛人,一定是老师带伊拉来这
里度假的。北欧原著民有因纽特人,和维京人(就是帝国时代里的vikings),现
在的格林兰岛还有因纽特人,丹麦本土则看不到了,而格林兰又是丹麦的属地,怪
不得能他乡遇“故知”呢。这群人从老师到小孩都像一群刚从石器时代蹦出来的,
只顾着自己讲话,一会儿老师指着窗外的建筑,同学们就一下拥过去。和我们比起
来,他们就连小孩也是粗线条的,他们会不会是史前人类——尼安德特人的和现代
人混种的后裔?当现代人的祖先从非洲大陆向世界每个角落进军的时候,他们就逃
到了世界的最北面?于是我心潮澎湃,我和史前人类进行了第一次亲密接触。打住
,我突然发现这里只有我对这群人那么在意。

到站了,我和尼安德特人都下了车。并且所有的人都下车了,因为这是专线,终点
站就是海滨浴场。鹿苑朝左走,海滨浴场朝右走,尼安德特人朝右走。朝左走,渐
渐公路变成了土路,灌木也成了乔木,一会儿天空只剩下狭长的一条。迎面一辆马
车,马大得像条迅猛龙,架着一对老夫妇,留下一地斑驳的光影。又是一栋铺满草
梗顶的cottage,绕过它一直向北走,就是鹿苑了。几个世纪以前这里是国王的猎
场,英国人猎狐,德国人猎熊,丹麦国王和中国皇帝一样喜欢猎鹿,比如说九色鹿
。后来这项运动禁止了,我这样的人也可以进来了,好在这里还是老样子,场地没
有因风俗的改变而任意荒废或改变用途,不捕鹿就养鹿,阶下囚成了座上客,刽子
手变为饲养员,人的角色那么轻易地就转换了过来,好像一夜之间,其实真不知有
多少动议遭到驳回多少提案遭到否决才促成了这项义举。不过受损的是王室,当你
来到园子尽头看到国王连体别墅一般大小的行宫时,你会发觉这种国王当得太作孽
了,地方本来就小,权益还要被一点点侵蚀,这大概就是丹麦王室受人民爱戴的原
因吧。

路的一边是参天大树林,错开着看不到头,另一边是起伏的小丘,有茂密的矮树把
视线隔开。错,矮树那边不是园子的边缘,望不尽的树林走到底才有围墙。所以王
室当年还是很浪费空间的。走不光的路这时出现了变化,小丘变成了平坦的杂草地
,还有不多的几棵树冠巨大的乔木,有的长得正盛,有的只是残肢端臂横尸在草丛
间,两根枯丫忽然一动,黑暗里露出半个脑袋,鹿,我叫道。妈妈告诉我上一次她
还看到鹿“横穿大马路”。于是我就等什么时候有鹿穿出来就好了。

我们在山丘上找了块平地摊开塑料布吃中饭。吃完奶酪,妈妈要享受阳光了,我就
乘她睡着开始我的探险。刚刚啃面包的时候就看到领头的走到路这边来,接着三三
两两、一大批一大批地穿过来。于是我下到开阔地,一直走到孤零零一棵大树旁,
树下有一群,在荫头里乘风凉。因为不是发情期,雄鹿没有什么攻击性,我就凑近
拍照。我就凑近再凑近,直到腿上各处布满了刺痛感,低头,脚边是一种长及膝盖
的草,它毛茸茸的相貌等于不打自招。寸步难移的我,眼看着精灵从身边逃走。我
深一脚浅一脚地追赶,在小丘的侧面又找到了一头。它只是头小鹿,身体被灌木丛
遮蔽得断断续续,两只大耳朵从树丛中探出,但它太小,不懂得防备,等到我走到
跟前时它就只能愣住了。我左右移动,不让它得空逃脱。它试了几次都不成功,我
善心大发并且觉得自己有点像缠着女妖精不放的猪八戒,它就乘此机会三跳两跳,
出了我的势力范围。它一下越过小溪,前面是广袤的森林,然后回眸一笑,我咔嚓
一下,发觉声音不对——电用光了。

我遗憾地拖着没电的照相机走完了鹿苑,长空下我回望鹿苑,脚下的路一直延伸到
山头的行宫,四周是一片稀疏草原风光,更大的鹿群从树下经过,像蚁群在缓慢移
动,草原的尽头是团团绿树,只有一处有一扇铁门,我们一会就出了铁门。

出了铁门朝左走就是海滨浴场。我和妈妈提着鞋衣冠楚楚地在不衫不履者中间行进
。其实我们不能算楚楚,只是这里的人太过开放,有些就是文艺复兴油画里的打扮
。没有人规定这里是裸体浴场,穿或剥到什么程度随便你。我们只愿脱鞋,所以只
有双足能感受一下这里特有的热烈。而衣冠楚楚也是随便的一种。我们衣冠楚
楚地坐在沙滩边,观看这人流,还有男女若干就在你眼门前打沙滩排球,左一个、
右一个,远处有人在玩扔石子,身后吹来中东人在草坪上烤肉的香味,好一幅众生
相。

_________________
1905年他3岁时,母亲病故,每到晚上哭喊要娘时,父亲俞粟庐(驰名江南曲坛的曲圣)。就一边拍着儿子,一边哼《邯郸记·三醉》中的[红绣鞋]曲:“趁江乡落霞孤鹜,弄潇湘云影苍梧。残暮雨,响菰蒲。晴岚山市语,烟火捕鱼图。把世人心闲看取……”来哄儿子入睡。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http://gentlyflow.forumotion.com
 
鹿苑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Gently Flow :: 自助水吧 :: 风流地-
转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