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tly Flow

江 左 風 流
 
首页日历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搜索注册会员群组登录

分享
 

 初到巴黎

向下 
作者留言
mandarin
Brahmin
Brahmin
mandarin

帖子数 : 1401
注册日期 : 07-07-05

初到巴黎 Empty
帖子主题: 初到巴黎   初到巴黎 Icon_minitime周三 十二月 26, 2007 7:18 pm

到丹麦五天了,我们决定去巴黎。我们选择的旅游公司是sunnytour,负责来回和住宿,breakfast included。因为是couch,除了旅程太费时(六日游倒有两个晚上在车上度过), 一切都很满意,价格更是便宜到折合人民币每人800元,所以我这个暑假的旅程都交给这家公 司了。也许实在太便宜了,一年后妈妈告诉我,sunnytour倒闭了。

由于路线很长,晚上六点从哥本哈根出发,八点钟车子开上渡轮,人员进舱可以进餐,但多 数直奔进船上的免税店,抓紧买烟酒。我们挑了两大瓶水果汽酒,结果在巴黎背得累死快。 45分钟后来到德国的普特加登。德国对于我来说就是窗外的夜景。由于那里天黑得晚,刚下船还是蓝天,但后来两旁的树林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阳光被树墙吞没后,德国就是一片名副其实的黑森林。黑森林越来越黑,黑的轮廓也高低错落,时远时近,有时黑的后面还露出星星点点。大概半夜十二点快,黑的消失了,出来一座加油站,我们被叫下车。所有的人都提着随身物品,站在夏夜的寒风中,我打开手机,才发现收到了德国电信公司的短信——您已来到德国境内,欢迎使用本公司的网络。然后无聊地翻着短信,有条信说“我是某某某,你在丹麦么?收到明信片了,嫂子说你字很漂亮”,交关捂心。寄明信片也很麻烦,我的理想是一天一张,每张都记录我的行程。可是并非每天都能遇到邮筒,在丹麦我还能问妈妈。在巴黎和罗马,我就只能碰运气,或是开口问。最有意思的是,我和妈妈都记不起邮筒的英文,就是记不起“post什么”来,就差那么一个音节,post,post,postoffice,错!然后只能问“邮局在哪儿?哪里我们可以去寄信?”这种傻问法。所以我都是到了一地买个十张,每天写几张,最后一天买邮票找邮筒。巴黎和罗马的邮票一般可以到便利店,whose拼法长得都和tobacco差不多,去买。我跟巴黎tobacco的女招待开英语半天才讲明白,还连带比划的,不过法国人的幅度比我大,表情也比我丰富,虽然着急的应该是我,因为等我拿到邮票时背后已排起了长队。

回到车上,果然如妈妈所说,床铺都搭好了。原来刚才司机和乘务员在一只只地把座位翻成床。车上已经有人躺下了,在我的怂恿下,妈妈唤起了以前国内抢位子时的眼疾手快,于是我们找到了绝佳的位置,上铺,而且离厕所够远。我的脚跟是另一个老外的脚跟,他们大概也是第一次经历,想撑起身来看全车的景象,然后——额骨头碰着天花板,腿一伸又碰到我的脚底心,就像在嚯我痒嘻嘻,我当时真想乘乱回嚯他一下,却侧身看到他正在朝我苦笑。我的头顶着另一个老外的头,她那约克夏狗毛一般的头发,延伸到我的床位上。我和妈妈相视而笑,然后等待熄灯。灯熄了,车摇了,我就记不得了。

六点钟,在法国加油站。加油站很大,餐馆也多。我们吃了一顿英式早餐,除了缺少一杯奶茶,但都是我自己搭配的。我当时正犯傻,醉心于英国式的教养,所以妈妈对我在哥本哈根的穿着评价是——gentleman。绅士,是每一个男人心中的理想目标,有了钱不一定是绅士,有了社会地位和相应的言谈举止才能被人当作绅士,所以绅士是大部分事业有成者的最终目标。我一无所有,经济未独立,但学校却教给我们地道的南英格兰的伦敦东部音,教给我们传统的英式拼写(因此经常拼错),教给我们彬彬有礼的问候语,西方精英阶层的理念和习惯被灌输到我们的大脑内,而用来支撑大脑的确是一个个如此营养不良孱弱无力的身体,当我们被推向现实就只能被嘲笑了。绅士就是事业有成者的外衣,他们用来装点门面,我却不顾实力的切实履行。而后来发生的一切彻底击碎了我的自我确认。我吃完最后一口培根,本来想等妈妈问“感觉怎么样”的时候立即奉上一句not too bad,可等来的却是e yallngae savar(还要眼啥伐)?vyaller,我说。

中午十二点我们到了旅馆。在巴黎德蒙玛特尔地区,抬眼就是著名的白教堂,回头就是红磨坊;名胜众多,地段极差,价格便宜。旅馆门面极小,周围布局混乱,我的脑子又开始活跃了,我想加进一些铺叙,比如地上的阴井盖里冒着白烟,有戴着鸭舌帽的小偷或闲荡青年在街对过打量你,还有各种妓女向你吐圈圈。不过这不是迪根斯的小说,情况远没有那么混乱,最多是不景气的餐馆老板围着白围裙在街对过倚着门廊无所事事。无论如何这确实唤起了我的沮丧感,这里太不尽如人意,活像掉进了贫民窟。好在所有的丹麦人都跟着进来了,一个个兴致勃勃,他们不觉得难过,我就好受些,但这确实是我的优越感第一次遭到重创。

_________________
1905年他3岁时,母亲病故,每到晚上哭喊要娘时,父亲俞粟庐(驰名江南曲坛的曲圣)。就一边拍着儿子,一边哼《邯郸记·三醉》中的[红绣鞋]曲:“趁江乡落霞孤鹜,弄潇湘云影苍梧。残暮雨,响菰蒲。晴岚山市语,烟火捕鱼图。把世人心闲看取……”来哄儿子入睡。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http://gentlyflow.forumotion.com
 
初到巴黎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Gently Flow :: 自助水吧 :: 风流地-
转跳到: